恩蓝科技 » 交通 城市轨道 » 杭州1115地铁事故反思(求杭州地铁坍塌事故分析)

杭州1115地铁事故反思(求杭州地铁坍塌事故分析)

关于杭州地铁安全隐患的报告,谁有要完整,字尽量多

网上搜啊,杭州地铁出现的事故

求杭州地铁坍塌事故分析

杭州地铁塌陷事故,是一起突发事件,但它发生在政府大规模基建投资前夜。

追问事故原因真相,不仅仅是还原事件本身,更多是为了规避类似事件重演。往事不可追,来者尤可鉴。接下来的政府基建投资,在拉动经济增长的同时,希望能减少基建各个环节的变异事件。

“杭州地铁存在边规划、边建设、边修改的'三边'现象!”11月18日,浙江大学区域与城市规划系教授周复多向本报记者表示,杭州地铁一号线塌方事件并非偶然,其中可能存在线路布局不合理、前期工作不充分、承包方资质审查不严以及违规施工等问题。

周参加过杭州地铁一号线初期的征求意见稿,但没有参加评审。他直陈,目前萧山总人口117万(非农人口约30万),而杭州地铁一号线所在的滨江区总人口仅为10.8万。来源:南方报业传媒集团-21世纪经济报道

“一号线重点为什么不选择萧山老城区,而选择人流量稀少的富人区?在出现事故的湘湖这种偏僻地段,为什么不选择造价低、风险小的轻轨?”周复多提出疑问。

线路之变

杭州地铁一号线在钱塘江南岸的走向,曾经几度变更。

1993年,杭州启动轨道交通网规划,并完成了市区21公里地铁一期工程规划。到2001年,余杭和萧山两市划归杭州市,由北京市城建设计研究院编写完成《地铁一号线工程预可行性研究报告》,线路全长激增为51公里。

2002年7月,受国家计委委托,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组织10名专家对地铁一号线进行国家评审。根据项目建议书,地铁一号线工程向南经萧山区市心路调整到城厢街道(原定萧山新街镇),全长52公里,总投资约152亿元。

据本报从杭州市规划局获得的资料显示,到这次评审会时,一号线已经历多次规划方案的调整和5次预可行性研究。

2003年,杭州初步完成编制《城市轨道交通线网规划》。同年底,国家发改委委托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对此进行了评审,专家评审通过该方案。

2004年3月,几经论证修改的《杭州市轨道交通线网规划(优化)》提交最终报告,两院院士周干峙等人参与终审。此时,一号线江南终点站由城厢街道变更为远离萧山老城区的湘湖区块。由于该区域并无密集居住区,仅有宋城、万科等集团开发在建的高档别墅区,该方案一经公布就曾广遭质疑。

记者获悉,此前,紧邻西湖的杭城住户就曾对地铁线路规划变更提出过异议——根据2005年6月国务院批准的杭州地铁方案,湖滨站口设在西湖大道与延安路的交叉点上。但在2007年3月,这个已经通过法定程序的规划突然被“稍做调整”,改从延安路和将军路斜穿通过开元路至西湖大道。

不过,杭州市规划局一名官员向本报记者表示:“老城区线跟人走,新城区人跟线走,这并无不妥。”并称整个规划论证过程极为严格。而杭州地铁集团董秘李崇旦也表示,在国家批准的文本中,对于专家论证后的地铁线路基本没有修改。

杭州市发展规划研究院副总经济师符文伟向本报记者称,地铁一号线在地质勘探及站点选址方面不存在任何问题。

杭州市发改委副主任朱师钧曾参与地铁线路规划,目前仍负责地铁招商进展。11月18日,他以人在外地不便交流为由,拒绝了本报的采访要求。

不过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规划局局长杨明聪称:“一号线方案仍然存在变数”。地铁一号线延伸段将从下沙再次穿越钱塘江,延伸至萧山国际机场,工期可能要适当延缓。目前,该延伸段还没正式通过国务院审批,最终能否实现,还是未知数。

赶工期问题

如果说,规划问题可以有争议,“赶工期”问题则似乎已经浮出水面。

“在那个由省市两级政府、安监系统、施工单位等参加的会议,中铁四局六公司的副经理白中仁承认,为了赶施工进度,疏忽了安全生产。”一位列席人士透露说。

在事故现场,记者发现,东西两侧墙面并没有做好地面连接,仅西侧一半有混凝土地面,本该是U形的墙地面结构底部缺了一道口,墙面无法承受外侧压力。

“一般地下工程都是遵循先两边后中间的原则进行施工,然而现在的施工单位普遍为节约人力和时间成本进行分段施工,很难做到两侧同时完成正好衔接上。”中隧集团副总工程师万姜林在现场对记者分析说。

在所有的宣传性文字中,包括一号线和二号线在内的两段杭州地铁都宣布将于2010年建成。

最具权威性的是一份名为2004年3月通过评审的《杭州轨道交通线网规划最终报告》,该报告称,杭州市将争取在2010年先建成地铁1号线和2号线。

而这个时间,则大大提前于发改委批复的项目时间。其中,一号线的工期比发改委的批复提前了1年,而二号线的工期则整整提前了2年。

记者找到了与杭州地铁一号线有关的所有招投标文件,招标文件显示,杭州地铁1号线工程经国家发改委(发改投资[2006]684号文件)核准同意建设,并已列为浙江省重点建设项目。

在这份国家发改委批复的文件中,杭州地铁一号线的计划完工时间为2011年。同样在另一份对于杭州地铁2号线的批复中,完工时间则是2012年。

虽然杭州地铁的开工时间也比既定时间有所提前,但在具体站点的施工上,工期也一再加快进度——2008年初,位于钱江新城的杭州地铁一号线市民中心站成型,这个站点的建设时间从常规的两年左右压缩至13个月,整整提前了11个月。

而本次塌陷的湘湖站的中标标段编号是2007-010-07-01,价格为30621.4188万元,原施工计划在2009年9月完成。

中标方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承诺的工期是706天,中标时间为2007年7月。

由于最终的事故认定报告并没有公布,所以工期的缩短与塌陷之间的联系尚无定论。

中隧集团的两位专家对事故原因已经有所判断,其对本报记者说,“可能事故地点当时处在一种临界平衡状态,突然遇到了一些不可预计的外力,导致了这一场悲剧。”

其认为,“之前的所有监测数据都没有达到警戒标准,居民和路人所反映的裂缝和路面弯曲在地下施工过程中很常见,综合累计变形量和变形速率两组数据,并没有超过国家规定的安全标准。”

赶工期背后

赶工期背后,有说法则指向融资成本压力。

整个杭州地铁一号线曾被市长蔡奇称为杭州1949年以来投资最大、建设规模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

在国家发改委的立项中,该工程总投资210亿元,其中静态投资196.85亿元,建设期利息12.90亿元,铺底流动资金0.26亿元。其中,资本金116.8亿元,由杭州市政府从地方财政全额出资;资本金以外部分拟申请国内银行贷款解决。

从公开资料看,杭州市地铁1号线工程采取“一次审批,分期实施”的方案。这一次审批就是上报国家发改委审批,共分为三期工程实施。

在实际招投标过程中,该地铁相关工程被分成很多标段,分别有车站施工、工程通信系统集成管理、绿化迁移工程等诸多门类。招标人为杭州市地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委托代理人为浙江国际招(投)标公司等几家单位。

杭州地铁11.15事故的反思

1群众疏忽2相关部门没有尽到相关职责

杭州地铁倒塌事故反思

有什么好反思的呢?压根就不应该去湘湖

一些关于杭州11.15地铁事件的消息

土质的来松软或许正是杭州自地铁工地塌陷的重要原因之一。侥幸逃生的施工工人陈先生对本报记者表示,他参与过多个地方的地铁建设,但是杭州萧山的土质和别的地方不大一样,“挖得越深,稀泥越多,到了后来,别说石头,连硬一点的泥土都找不到了”。
浙江在线前方报道组11月15日18时30分快讯据 记者现场确认,风情大道的坍塌事故发生在今天下午3点20分,有13辆车陷入坍塌口。塌方处有75米长,15米深.当时,在地下作业的施工人员共有60人。
到目前为止,还有8人还被埋在坍塌口深处。另外,已有17人分别被送往萧山人民医院、萧山第一医院和萧山中医院。其中一人在医院接受治疗时死亡。
据杭州市消防总队张华锋介绍,杭州消防总队共出动了20辆消防车救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河水倒灌,要进行排水

资宝成如何解释杭州地铁坍塌事故的原因

杭州地铁坍塌事件真相 11月15日15时许,杭州地铁湘湖站工地发生塌陷, 地面出现长75米、深15米的深坑, 11辆行驶中的汽车坠入塌陷处, 正在施工的一条条鲜活生命瞬间被压埋于地下。 连日来,省市政府和施工单位采取各种措施,投入巨大人力物力, 千方百计展开救援。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生的希望已渐渐远去, 施救上来的是一具又一具冰冷的遗体。 面对这起中国地铁建设史上伤亡最为严重的事故。 人们在悲伤之余不禁要问:事故发生的原因是什么? 究竟谁该为这起事故负责? 一问:程序重要还是人命重要? “就一眨眼的工夫,旁边就塌下来了!”回忆起事故发生时的情形, 施工人员赵师傅仍然心有余悸。眼看着一根根巨大的钢柱轰然倒下, 他脑子里一片空白,跟着工友爬出10多米高的深坑, 但还有许多工友最终没能上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 杭州地铁湘湖站坍塌事故的发生并不是没有任何预兆的。 早在一个多月前,事故现场就出现了沉降裂缝。 开挖掘机的河南籍工人华相磊事发时被埋在下面。 他的岳父告诉记者,前几天,周边道路就出现裂缝, 但是施工单位简单处理了一下又继续施工。 一位名叫叶志国的焊接工人表示,施工方发现路面下沉后, 多次采取浇灌混凝土、架钢筋等措施来补救。直到13日, 浇灌混凝土的工作仍在进行。 家住萧山湖头陈村的傅美珍回忆道:“七八天前, 这条路段出现了不少裂缝,长1米、宽两三厘米左右。 这些裂缝大约延长到100米远,就在湘湖小学路段附近。 不仅在机动车道路上有,人行道上也有。” 11月16日晚, 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赵铁锤赶到施救现场察看情况, 询问地铁施工相关负责人是否在事故之前发现过事故隐患? 该负责人表示确实存在隐患。 赵铁锤随即追问,为什么不事先采取措施解除隐患?该负责人表示, 已经向上级部门汇报过,需要等待上级批示。他反复辩解说, 要按照程序,和相关单位研究后,采取措施。 在场的几位领导当即表示,出现这么重大的安全隐患, 施工单位应该及时采取措施补救,根本不应等待审批。 面对地底下的农民工兄弟,面对其亲属们苦痛的目光, 这些施工单位,你们需要向谁去报告、和谁去研究?还有什么“ 程序”比生命更重要?我们还要问那些“上级”以及相关单位, 在这么重要的事故迹象面前,你们的“程序” 有没有本着对人民负责的精神及时作出反应? 二问:管理的“安全线”在哪里?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发生事故的工程存在层层转包的迹象。 不少工人是刚刚种完小麦来到城里打工的农民, 他们在上岗前没有经过起码的技术培训。 现场安全措施和应急预案也面临质疑。 事故发生后,甚至一时搞不清究竟埋了多少施工人员。 一开始救上来的农民工说估计下面有50多人, 后来施工单位又说是死3人,失踪17人,到16日下午, 中铁四局集团党委副书记资宝成又宣布,人员清查有误, 失踪人员由17人增加到18人。 至今仍有不少人质疑失踪的真实人数。 在事故中因右腿开放性骨折正在萧山医院住院的木工宋长法说, 他是向他上面的老板承包了木工活儿,该老板也是从上面承包的。 还有不少受伤住院的农民工表示,他们是刚刚被招来做工的, 并没有接受过相关施工培训。 国家安监总局的领导在走访住院伤员时,有的受伤工人反映, 他18天前还在家乡种田,18天后就在杭州修地铁, 没有接受过系统培训。在接受调查时, 中铁四局施工单位的有关负责人嗫嚅着承认,可能有“个别” 工人没有培训过。 曾在上海参与地铁施工的宋长法说,在地铁的施工中, 每隔几米就会有支撑。“被泥土埋在里面的, 有许多是在最南边挖土的人。如果支撑做得足够好,就算出事, 他们也有更多逃生的机会。” 中铁集团总裁李长进表示, 前段时间事发现场地面确实出现小幅沉降, 但他们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以为是车流量过大引起的, 没想到会突然塌陷。他说,集团的大部分员工都是经过培训的, 不过由于杭州地铁赶工期,部分员工存在流动, 对于这一部分流动的员工的培训有所缺失。他承认, 地铁在施工过程中,他们请专家来监测过几次, 但专家来的次数不够密集。杭州市领导也指出, 企业在安全管理方面还很欠缺。 每一位背井离乡来到地铁工地的农民工兄弟背后, 都背负着全家老小的梦想和希望。工人的生命,人民的财产, 社会的发展,如何信任这样明显有缺失的管理? 根据有关文件,工程施工严禁违法分包。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按规定,一个项目经理只能负责一个项目, 但是现在一些大的施工单位,根本做不到。为了“发展”, 面对拉开的战线,一个项目经理常常是满天飞, 同时负责好几个项目。有的单位凭借牌子、资质中标后, 因人手不够,在承建过程中,常常转包给一些技术条件不足, 甚至根本不懂技术的建设单位或者个体户,管理又没跟上, 给事故发生埋下隐患。这位业内人士说, 说起来建设工程是有监理的,但是在实际操作中, 监理单位所能发挥的监督作用很有限。“ 安全质量很大程度上就是靠施工单位的良心。” 地铁建设专家表示,地铁工程具有投资大、施工周期长、 施工技术复杂、不可预见风险因素多等特点,属于高风险工程, 因此对施工人员的技术要求以及安全监管具有特别高的要求。 三问:究竟是“先天不足”还是“后天缺陷”? 记者从杭州市政府获悉,事故原因的调查工作已于前天下午开始, 市检察院也已介入。 有关部门还没有对杭州地铁塌方事故的原因给出明确的回答。 有地铁专家在分析杭州地铁塌方事故原因时表示, 杭州的地质较为复杂,其地下水含量丰富,绝大多数土层皆为软土, 地铁基坑开挖、地铁盾构推进等工程施工风险极大。 还有一些社会舆论传闻,杭州的地质条件本来就不太好, 造地铁相当于在蛋糕里打洞。 但一些专家指出,坍塌发生并不一定意味着杭州不适合修建地铁, 更不代表在杭州修建地铁就一定要付出血的代价。这次事故发生后, 对周边群众的生活生产带来很大影响, 浙江省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进行抢险施救, 光是警力就达到上千名,付出了高额的社会和经济成本。 如果把这些成本放在事先的预防上,完善措施,弥补漏洞, 一定能避免事故的发生。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在国内的建设工程中, 存在着最低价中标和不合理地限定工期完工等现象。 一些施工单位针对前者动歪脑筋, 千方百计压低成本甚至不惜偷工减料, 后者会出现不顾一切赶工期增大事故隐患的问题。中国工程院院士、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王梦恕说, 在建设的快与安全之间一定要讲科学发展观。像地铁的建设, 该多少时间建成就多少时间,如果工期提前结束就要出问题, 这是实践证明的规律。 面对早就出现的地面裂缝、工人缺少培训的问题, 面对层层转包等各种疑点,杭州地铁事故究竟是“先天不足”还是“ 后天缺陷”?答案是显然的。 时下,全国4万亿元投资即将上马,大大小小无数工地即将开工, 杭州地铁坍塌事故为人们敲响了警钟。所有的施工单位、业主单位、 监理单位,一定要严格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以人为本, 尊重科学,尊重技术,注重安全。绝不能唯利是图,漠视生命。 在你们的规划、图表、机器下面,那些已逝者在注视着你们。

应当从杭州地铁事故中吸取哪些教训

杭州地铁事故是建国以来最大的地铁建设事故,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给国家、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
作为从事地铁施工的工程单位,我们应当认真从这次事故中戏曲,改善我们的工作,避免类似事故的发生。
从技术的层面上,我认为应当从杭州地铁事故中吸取如下经验教训:
(1) 要相信科学。面对灭顶之灾的事故,不能怨天尤人,也不能迷信。对媒体的评论、民众的议论、专家的意见,要认真分析,用科学的态度去看待事故。要消除偏见,消除误解,消除诱导,理性客观地分析事故的原因,提出解决问题、预防事故的方案。
(2) 对设计院提出的图纸、建议要进行符合,对发现的问题,产生的疑问,要提出来,进行讨论,要有文字记录。
(3) 对土体变形、地面沉降、连续墙或桩的位移、应力变化,要引起足够的注意,分析响应应力情况,不能掉以轻心。
(4) 对地面交通荷载,尤其是重交通量下的重型荷载,要重视。交通荷载是反复冲击荷载,对围护结构产生的作用时间长,影响大。
(5) 对不熟悉的地质情况应认真研究,不同的地区、不同的城市,地质情况变化复杂,产生的应力、变形有很大差异。
(6) 对地下工程,要综合应用理论计算法、实验法、经验类比法等工程方法进行分析,必要时要做响应的实验。
(7) 对工程可能存在的风险源,可能出现的问题应当分析,应当请有相应工程经验的工程师参加讨论,确定风险源,制定预防方案。
(8) 要重视文字,对施工技术方案,管理办法,项目执行情况,会议内容,报告、批复情况等均应有严格的规定,重视文字内容,重视保存文字资料。
(9) 要制定突发情况应急预案,明确处理事故的程序,方法,要进行必要的演练,要同相关部门保持联系。
(10) 要认真分析同类事故的情况,以事故作为案例,指导地下工程的施工。

2011年重大交通事故及反思

1月11日:18时30分左右,河南平顶山运输公司一客车在许平南高速公路发生特大交通事故,造成16人死亡,23人受伤,其中6人伤势严重。
1月29日:14时40分,宁夏西吉县红耀乡境内一辆客运车发生侧翻造成11人死亡,24人受伤。
2月 4日:福建南平邵武,中巴车避让摩托车翻落水库12人死亡。
2月 7日:14时10分, 湖北省恩施州利川市一辆违法超载农用摩托车发生侧翻造成10人死亡,
3月11日:0时0分,新疆喀什地区一辆大客车坠入山下造成16人死亡
3月12日:10时10分,吉林白山市万良镇附近,一辆大客车与一辆加长货车相撞,大客车坠入万良河套,造成21人死亡。
3月14日:7时50分,西藏昌都地区一辆客运车发生翻车事故造成16人死亡。
3月16日:5时30分, 山西临汾地区发生大型半挂货车与大客车相撞事故,造成12人死亡,6人重伤,10人轻伤。
6月 4日:15时左右,广东省长深高速惠河段发生追尾交通事故,造成11人死亡,21人受伤。
7月 4日:3时50分,湖北仙桃市境内,一辆货车在随岳高速公路珠玑站附近,与一辆客车发生追尾事故,导致两车翻至护栏外并起火,造成包括货车司机在内的23人死亡,29人受伤。
7月22日:凌晨4点,京珠高速信阳明港附近一辆大客车发生燃烧,41人死亡。
同日,挪威发生枪击爆炸,76人遇难,多人受伤。
7月23日:20时34分,两列动车在温州发生追尾,致车厢脱轨坠桥,造成40人死亡,192人受伤;
8月 4日:凌晨5时多,沈海高速茂名段(茂名往湛江方向)的鉴江大桥路段发生一起面包车追尾撞上一辆重型大货车的特大交通事故,造成面包车上7人全部当场遇难。
8月 4日:上午11点多,山东省章丘市普集镇孟白庄村附近山上,采石场山体崩塌,造成3人死亡。
8月 4日:晚9时许,福银高速襄州区龙王段发生一起银灰色轿车与面包车追尾的特大交通事故,面包车侧翻,造成7人死亡,多人受伤。
8月 6日:清晨4时30分左右,沪昆高速江西上饶境内发生两辆半挂车追尾侧翻后撞上一辆货车和一辆小客车的事故,已造成17人死亡4人受伤。
8月28日:凌晨5时许,河北尚义县,一中巴车与路边停靠的半挂车追尾,造成18人死亡,16人受伤。
9月14日:20时54分,上海外环线近发生一起员工班车侧翻事故,造成11人死亡,13人受伤。
9月27日:14时许,上海地铁10号线发生追尾,致271人受伤(无危重伤员,无人员死亡)。
10月 1日:下午,一辆载有34名乘客的大型客车在湖北兴山境内S312省道坠入三峡库区支流香溪河。造成16人死亡,19人受伤。
10月 7日:上午7时许,连霍高速(河南郑州方向285公里处)发生24辆汽车连环相撞事故,
截至目前事故至少造成10人死亡,多人受伤。
10月 7日:11时40分左右,河南社旗县境内,一辆货车与一辆面包车相撞,造成面包车11人死亡。
10月 7日:15时30分许,天津境内一高速路,一辆大客车与小轿车追尾后发生侧翻滑行事故,
造成大客车上35人死亡,18人受伤。
10月16日:下午4时许,一辆湖北荆州籍大客车在湖南吉首市永顺县青坪镇境内侧翻,致10死33伤。

反思:勿超速,尊重生命!勿酒驾!勿超载!发展公共交通,限制私家车辆!

杭州地铁坍塌事件的作文

杭州地铁坍塌事件真相

11月15日15时许,杭州地铁湘湖站工地发生塌陷,地面出现长75米、深15米的深坑,11辆行驶中的汽车坠入塌陷处,正在施工的一条条鲜活生命瞬间被压埋于地下。

连日来,省市政府和施工单位采取各种措施,投入巨大人力物力,千方百计展开救援。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生的希望已渐渐远去,施救上来的是一具又一具冰冷的遗体。

面对这起中国地铁建设史上伤亡最为严重的事故。人们在悲伤之余不禁要问:事故发生的原因是什么?究竟谁该为这起事故负责?

一问:程序重要还是人命重要?

“就一眨眼的工夫,旁边就塌下来了!”回忆起事故发生时的情形,施工人员赵师傅仍然心有余悸。眼看着一根根巨大的钢柱轰然倒下,他脑子里一片空白,跟着工友爬出10多米高的深坑,但还有许多工友最终没能上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杭州地铁湘湖站坍塌事故的发生并不是没有任何预兆的。

早在一个多月前,事故现场就出现了沉降裂缝。开挖掘机的河南籍工人华相磊事发时被埋在下面。他的岳父告诉记者,前几天,周边道路就出现裂缝,但是施工单位简单处理了一下又继续施工。一位名叫叶志国的焊接工人表示,施工方发现路面下沉后,多次采取浇灌混凝土、架钢筋等措施来补救。直到13日,浇灌混凝土的工作仍在进行。

家住萧山湖头陈村的傅美珍回忆道:“七八天前,这条路段出现了不少裂缝,长1米、宽两三厘米左右。这些裂缝大约延长到100米远,就在湘湖小学路段附近。不仅在机动车道路上有,人行道上也有。”

11月16日晚,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赵铁锤赶到施救现场察看情况,询问地铁施工相关负责人是否在事故之前发现过事故隐患?该负责人表示确实存在隐患。

赵铁锤随即追问,为什么不事先采取措施解除隐患?该负责人表示,已经向上级部门汇报过,需要等待上级批示。他反复辩解说,要按照程序,和相关单位研究后,采取措施。在场的几位领导当即表示,出现这么重大的安全隐患,施工单位应该及时采取措施补救,根本不应等待审批。

面对地底下的农民工兄弟,面对其亲属们苦痛的目光,这些施工单位,你们需要向谁去报告、和谁去研究?还有什么“程序”比生命更重要?我们还要问那些“上级”以及相关单位,在这么重要的事故迹象面前,你们的“程序”有没有本着对人民负责的精神及时作出反应?

二问:管理的“安全线”在哪里?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发生事故的工程存在层层转包的迹象。不少工人是刚刚种完小麦来到城里打工的农民,他们在上岗前没有经过起码的技术培训。现场安全措施和应急预案也面临质疑。

事故发生后,甚至一时搞不清究竟埋了多少施工人员。一开始救上来的农民工说估计下面有50多人,后来施工单位又说是死3人,失踪17人,到16日下午,中铁四局集团党委副书记资宝成又宣布,人员清查有误,失踪人员由17人增加到18人。至今仍有不少人质疑失踪的真实人数。

在事故中因右腿开放性骨折正在萧山医院住院的木工宋长法说,他是向他上面的老板承包了木工活儿,该老板也是从上面承包的。还有不少受伤住院的农民工表示,他们是刚刚被招来做工的,并没有接受过相关施工培训。

国家安监总局的领导在走访住院伤员时,有的受伤工人反映,他18天前还在家乡种田,18天后就在杭州修地铁,没有接受过系统培训。在接受调查时,中铁四局施工单位的有关负责人嗫嚅着承认,可能有“个别”工人没有培训过。

曾在上海参与地铁施工的宋长法说,在地铁的施工中,每隔几米就会有支撑。“被泥土埋在里面的,有许多是在最南边挖土的人。如果支撑做得足够好,就算出事,他们也有更多逃生的机会。”

中铁集团总裁李长进表示,前段时间事发现场地面确实出现小幅沉降,但他们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以为是车流量过大引起的,没想到会突然塌陷。他说,集团的大部分员工都是经过培训的,不过由于杭州地铁赶工期,部分员工存在流动,对于这一部分流动的员工的培训有所缺失。他承认,地铁在施工过程中,他们请专家来监测过几次,但专家来的次数不够密集。杭州市领导也指出,企业在安全管理方面还很欠缺。

每一位背井离乡来到地铁工地的农民工兄弟背后,都背负着全家老小的梦想和希望。工人的生命,人民的财产,社会的发展,如何信任这样明显有缺失的管理?

根据有关文件,工程施工严禁违法分包。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按规定,一个项目经理只能负责一个项目,但是现在一些大的施工单位,根本做不到。为了“发展”,面对拉开的战线,一个项目经理常常是满天飞,同时负责好几个项目。有的单位凭借牌子、资质中标后,因人手不够,在承建过程中,常常转包给一些技术条件不足,甚至根本不懂技术的建设单位或者个体户,管理又没跟上,给事故发生埋下隐患。这位业内人士说,说起来建设工程是有监理的,但是在实际操作中,监理单位所能发挥的监督作用很有限。“安全质量很大程度上就是靠施工单位的良心。”

地铁建设专家表示,地铁工程具有投资大、施工周期长、施工技术复杂、不可预见风险因素多等特点,属于高风险工程,因此对施工人员的技术要求以及安全监管具有特别高的要求。

三问:究竟是“先天不足”还是“后天缺陷”?

记者从杭州市政府获悉,事故原因的调查工作已于前天下午开始,市检察院也已介入。有关部门还没有对杭州地铁塌方事故的原因给出明确的回答。

有地铁专家在分析杭州地铁塌方事故原因时表示,杭州的地质较为复杂,其地下水含量丰富,绝大多数土层皆为软土,地铁基坑开挖、地铁盾构推进等工程施工风险极大。还有一些社会舆论传闻,杭州的地质条件本来就不太好,造地铁相当于在蛋糕里打洞。

但一些专家指出,坍塌发生并不一定意味着杭州不适合修建地铁,更不代表在杭州修建地铁就一定要付出血的代价。这次事故发生后,对周边群众的生活生产带来很大影响,浙江省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进行抢险施救,光是警力就达到上千名,付出了高额的社会和经济成本。如果把这些成本放在事先的预防上,完善措施,弥补漏洞,一定能避免事故的发生。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在国内的建设工程中,存在着最低价中标和不合理地限定工期完工等现象。一些施工单位针对前者动歪脑筋,千方百计压低成本甚至不惜偷工减料,后者会出现不顾一切赶工期增大事故隐患的问题。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交通大学教授王梦恕说,在建设的快与安全之间一定要讲科学发展观。像地铁的建设,该多少时间建成就多少时间,如果工期提前结束就要出问题,这是实践证明的规律。

面对早就出现的地面裂缝、工人缺少培训的问题,面对层层转包等各种疑点,杭州地铁事故究竟是“先天不足”还是“后天缺陷”?答案是显然的。

时下,全国4万亿元投资即将上马,大大小小无数工地即将开工,杭州地铁坍塌事故为人们敲响了警钟。所有的施工单位、业主单位、监理单位,一定要严格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以人为本,尊重科学,尊重技术,注重安全。绝不能唯利是图,漠视生命。在你们的规划、图表、机器下面,那些已逝者在注视着你们。

相关文章